<button id="tpi7l"><acronym id="tpi7l"></acronym></button>

      <button id="tpi7l"><object id="tpi7l"><input id="tpi7l"></input></object></button>
          1. <legend id="tpi7l"><noscript id="tpi7l"></noscript></legend>
            您所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教育大家談 > 正文
            曾素梅:為人師的“父母心”
            發布日期:2020-09-14 編輯:王玥 來源:教育導報

            “這是我家二寶。”交換聯系方式之后,曾素梅主動談起了她的微信頭像——一個騎著木馬的小女孩,正值上幼兒園的年紀。

            年過不惑的曾素梅,育有兩個孩子,大女兒已經是一名大學生了。有她的時候,正是曾素梅剛踏進教師行業不久,努力鉆研業務能力的時候。對于大女兒,曾素梅“也不是有虧欠吧,但是現在想起來,我把她養得,”曾素梅想了一想,“太‘傳統’了。”

            曾素梅說,帶大女兒的時候,只是像父輩那樣,中規中矩地去要求、教養,沒有考慮太多。但是,有了這些年的教育經歷之后,關于如何去帶二女兒,曾素梅有了自己的想法。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有獨屬于他的珍貴之處。“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強。我就想著,讓她自由地長大吧。”

            相較于大女兒,曾素梅對二女兒要“佛系”一些,但愛,絲毫沒有減少。

            教了23年小學,陪著無數個孩子從幼兒長成少年,正是他們多彩的個性,讓曾素梅對生命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


            曾素梅現在任教的沿灘二小,是她工作的第4個學校。此前,曾素梅在自貢的3個村鎮小學呆了15年。

            1996年,曾素梅從榮縣玉章師范學校畢業,來到了富全石佛村小,既教語文,也負責一個班的班主任工作。這是曾素梅帶的第一個班,其中有一個叫小蘭(化名)的女孩,引起了曾素梅的注意。

            小蘭性格大大咧咧,講話、做事都不太注意,而且整天蓬頭垢面,身上還有一股難聞的味道。同學們都不愿意跟她呆在一處。

            石佛村小的學生,幾乎都是石佛村的農家孩子,大都互相認識。曾素梅聽說,小蘭的媽媽患有精神病,爸爸年紀又大、工作又忙,小蘭平時幾乎沒人管教。

            當時,美術系出身的“菜鳥”班主任曾素梅,抓緊提升自己語文教學的業務能力,對于這個不討同學喜歡、但似乎又沒什么大問題的學生,曾素梅并沒有給予更多的觀照。

            但正是因為小蘭,曾素梅才第一次真正意識到教師這個職業肩負的重量。

            那是一個平常的工作日的晚上。已經快到10點了,曾素梅正在整理第二天上課的材料,卻接到了小蘭爸爸來的電話:“曾老師,我女兒還沒回家啊!”曾素梅嚇了一跳。晚上10點還不回家的情況,這之前從未有過,況且小蘭不過7、8歲,再愛玩,又能玩到哪去呢?曾素梅心里也著急,但還是強行鎮定,安撫好家長。思來想去,她還是抹黑出門找了一圈,不見人影,只得回來睡下。

            第二天天不亮,曾素梅就醒了過來,連忙起身去了學校。

            那天早上,天色還泛著白,學校周圍的黃土路、花草都只能勉強看清輪廓,但曾素梅至今都記得,站在校門口的小蘭爸爸,一雙眼布滿了緋紅的血絲,還有那回蕩在耳中的小蘭媽媽絕望的哭叫:“我的蘭蘭啊!”

            結果沒一會兒,小蘭竟跟著另外一個女同學蹦蹦跳跳地來上學了。原來,昨天小蘭跟著這個同學回了家,說什么也不走,那家的家長無奈只能讓她住下。這家沒有電話,也沒辦法及時跟曾素梅聯絡。

            還好,這個“突發事件”有了一個好的收場。但那天早上見到小蘭爸爸媽媽的樣子,卻讓曾素梅一輩子都忘不掉。

            “在老師這里,不過是許多學生中的一個,甚至可能不討人喜歡。但是對于父母來說,她卻是獨一無二的,是最最珍貴的無價之寶啊。”

            如果說,小蘭讓曾素梅意識到孩子之于父母的無可取代,那么另一個孩子小慧(化名),則讓曾素梅意識到了每個生命本質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在石佛村小干了兩年后,曾素梅來到了興隆村先鋒小學。

            小慧是曾素梅班上的班長,從一年級開始就十分聰明懂事。然而到了二年級,曾素梅發現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小慧變得越來越瘦弱,而且精神狀態也十分不好。

            曾素梅覺得小慧的情況不太對勁,趕緊聯系了她的家長,建議帶小慧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結果發現,小慧腦部有一個腫瘤,已經開始惡化了。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不給人反應的時間。那之后,小慧就沒怎么來學校;再聽到的消息,竟是小慧去世的噩耗。

            那個周末,曾素梅翻山越嶺地去了小慧家。到達的時候,小慧的家人正在給她辦喪事,火焰“噼啪”跳動著,散落一地的,是小慧生前用過的小書包、鉛筆盒、課本、作業紙。

            講到這里,曾素梅的眼淚不住地流下來。

            “那個時候,我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我的孩子們健康、快樂地長大。”

            “在學校,我就是他們的爸爸媽媽”


            在村鎮小學的15年,曾素梅從未停止過提升自己。

            為了從一個美術系畢業生轉變為一名合格的語文教師,每天下課后,曾素梅都在讀專業書籍,光是讀書筆記都記了十好幾本;平時她也積極與同事交流、討論,共同提升為人師的綜合能力。

            功夫不負有心人,到了2011年,曾素梅來到自貢市沿灘二小時,已經是一個經驗頗豐的語文教師兼班主任了,她將語文教學與班級管理融合起來,形成了一種“家庭式”的班級管理理念。

            “我就是既當爹、又當媽。我一向還是比較寬容,但該嚴的時候是很嚴格的。”

            四年級的時候,曾素梅班上來了一個叫做小宇(化名)的男孩,他從小在福利院長大,不僅易怒,還有輕微的自殘傾向,幾乎不能與同學們正常地交流。

            剛來的時候,同學們都不喜歡他,不愿與他做朋友。

            學校周五的午餐是炒飯。小宇從前沒有吃過炒飯,第一次看到炒飯時,他大發脾氣,跑了出去。曾素梅帶著學生在烈日下找到他,同學們怎么勸說,小宇也不肯回去。曾素梅看著小宇的眼睛,認真地跟他講:“你不吃,那老師也不吃了。”

            似乎是被同學和老師的真誠打動,小宇終于愿意回去,并且在曾素梅耐心的勸導下,一口一口地把炒飯吃完了。此后,小宇再沒因為吃飯鬧過脾氣。

            “有些孩子,雖然智力確實有缺陷,但他能感受到你的情感。”對待身體有缺陷的孩子,曾素梅用自身行動告訴學生們,要寬容、要友愛,他們是能感受到的。

            但寬容,并不意味著放縱。

            一次,曾素梅看見幾個男孩子在樓道追逐嬉戲,動作十分危險。但曾素梅只是干脆又平和地示意他們停下來。

            在接下來的課堂上,曾素梅請他們站上講臺,說明了追打的危險,并表示,雖然是初犯,但懲罰是不可避免的。曾素梅讓他們用“希望老師的教鞭打在我手心像……的輕”造句,于是,站在臺上的四個同學馬上來了精神,紛紛說:

            “希望老師的教鞭打在我手心像雪花一樣輕。”

            “希望老師的教鞭打在我手心像鵝毛一樣輕。”

            于是,如他們所愿,曾素梅都只用戒尺輕輕地在他們手心點了一點。下臺后,這幾個男孩子坐得端端正正。

            “手拿戒尺,眼里有光,心里有愛。”曾素梅說,這樣的老師,就是她想要成為的樣子。

            教育大家談
            熱點關注
            相關鏈接: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