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tpi7l"><acronym id="tpi7l"></acronym></button>

      <button id="tpi7l"><object id="tpi7l"><input id="tpi7l"></input></object></button>
          1. <legend id="tpi7l"><noscript id="tpi7l"></noscript></legend>
            您所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教育大家談 > 正文
            開坦克的民大“花木蘭”
            發布日期:2020-08-21 編輯:王玥 來源:西南民族大學

            日前,解放軍報發表一篇題為《坦克連來了位女指導員:駕駛艙就是她的全世界》的文章,文中采訪了西南民族大學優秀校友——馬和帕麗。

            馬和帕麗,1991年出生于新疆昌吉市木壘縣;2013年,從西南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新聞系專業畢業;2017年,在新疆軍區某師裝甲團組織官兵按照新的軍事體育訓練大綱標準評級中,她被評定為“特三”;2018年,被評選為師里的“鐵騎先鋒”,同年,當選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

            大學時,馬和帕麗夢想駕車環游世界,如今,她駕駛戰車馳騁戈壁,她是哈薩克族的女軍官,是全師第一個會開坦克車的女指導員。

            “馬和帕麗”用哈薩克語翻譯過來的寓意是一種堅強圣潔的,永不衰敗的天山之花。在馬和帕麗的成長路上,她就像自己的名字寓意一樣,擊不垮也打不倒。

            天山之花,義無反顧選擇軍旅生活

            1991年,馬和帕麗在一座美麗的邊疆小城出生。10個月大時,馬和帕麗左腳小拇指指甲蓋出現大面積淤青,醫生診斷出她患有佝僂病、雞胸和敗血癥。家鄉的醫院說她可能要鋸掉腳和腿,但父母不甘心,四處奔走求醫。為了讓馬和帕麗接受更好的治療,在她兩歲時帶她一路輾轉到西安西京醫院,從此她便寄宿在親戚家。

            治療佝僂病和雞胸需要做脊柱骨穿刺,由于馬和帕麗年齡太小,身體太過柔軟,手術前的她只能把身體蜷成球狀。身邊的小朋友們問她穿刺結束后的感受,她說自己就像電視里冬眠后剛剛蘇醒的動物。為了治好敗血癥,馬和帕麗全身的血被換過兩遍。8歲那年她終于痊愈,“不知道痛不痛,我也不想回憶,”馬和帕麗說道。

            在治病的過程中,馬和帕麗經歷著同齡人未曾經歷過的,頂著病痛的她在學校里并不差于其他人,成績還遙遙領先。2010年,馬和帕麗考上西南民族大學,學習新聞專業。

            馬和帕麗的大學同學楊靜文回憶道:“印象中,馬和帕麗是一個踏實靠譜,默默付出的人,她做事很有條理和規劃,學習能力很強,每次上課她都很認真,學習成績也很不錯,是一個酷酷的,很有個性的女孩子”。

            這位哈薩克族姑娘,短發跟了她20年。“我是一個比較著急的人。”馬和帕麗用三年的時間完成了大學四年的學業。提前畢業后,拒絕按部就班的她,在昌吉州政府的一則征兵告示中找到了方向。馬和帕麗終于背起行囊,義無反顧地開啟了自己的軍旅生活。

            夢想照進現實,可能并不是最初憧憬的樣子。然而別樣的軍旅奮斗青春,在馬和帕麗身上展現出截然不同的動人魅力。

            軍中花木蘭,成為男兵里的女主官

            爬戰術是所有新兵都要度過的第一個難關。由于小時候的病,她害怕鐵絲網把自己刮傷,她甚至嘗試裝病逃訓。當自己成為新兵里唯一一個沒有過關的戰士時,馬和帕麗明白,如果在軍旅生涯的起點自己沒有站起來,就將永遠倒下。她回到鐵絲網下挑戰自己,盡管每爬一下,沒有指甲蓋保護的小拇指與地面接觸時都會給她帶來鉆心的痛,但她這次堅持下來了,她戰勝了自己的恐懼。三個月的新訓結束后,她被評為“最佳新兵”。

            一年后,她以優異的成績被西安通訊學院錄取。軍校課程結束后,她拒絕從事通訊和后勤等工作,主動申請去裝甲部隊,并走上了坦克駕駛崗位。

            2017年,馬和帕麗所在的新疆軍區某師裝甲團全團只有兩個人被評定為“特三”,一個是馬和帕麗,另一個是團長聶望軍。

            “你們一群男同志被一個女同志撂翻,害不害臊。”聶望軍把這句話當作一種鞭策,大會小會常掛在嘴邊。從此,馬和帕麗成了男兵們的“死敵”,也成了全團的焦點。

            2018年3月,馬和帕麗當上了坦克五連的指導員。作為一堆男兵里的女主官,她不僅要有過硬的指揮技能,強壯的體格,還要在團隊中起到很好的帶頭作用,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鎮住她的戰士們。

            在一次小競賽中,全營的官兵一起PK翻輪胎,輪胎立起來比馬和帕麗還要高。“我當時硬是把教導員都翻過去了。”馬和帕麗回憶道。

            馬和帕麗是她們連里第一個上場的官兵。連里的戰士們感受到她那股英勇的勁兒,受到激勵的他們上場后都在“拼命”,結果馬和帕麗所帶的連拿了第一。

            “你先立身為旗,他們就會跟著你上。”馬和帕麗說道。這是馬和帕麗作為指導員總結出來的經驗,是她鎮住男兵們的“有力武器”。

            為了獲得裝甲等級證,獲得駕駛坦克的資格,她付出的努力遠遠不止翻輪胎。她為自己制定專項訓練計劃,嚴格訓練體能。她跟著男兵們一起練單杠、俯臥撐、平板支撐,舉杠鈴、啞鈴來增強自己的上肢力量,以便開坦克時能輕松掛擋。

            在駕駛坦克前需要進行一個車下訓練,操作達標了才能駕駛坦克。馬和帕麗回憶起自己第一次開坦克的感受,那是又驚喜又驚嚇。

            “說實話,第一次上崗我沒敢閉艙駕駛。”在不到一平方米的狹隘空間里,人一坐進去,不僅悶得慌,駕駛艙里還充滿了柴油味兒,噪音很大,灰塵也很多。馬和帕麗說:“剛進去有一種幽暗恐懼癥的感覺。”幾十噸重的坦克,在高速行駛狀態下,難免遇到磕碰。一趟下來開了五分鐘,下車后馬和帕麗發現自己的胳膊、膝蓋全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因為駕駛艙里全是“鐵疙瘩”,難免會被磕碰到。

            一層血泡一層繭,她的雙手變得粗糙有力。從第一次過限制路總共5個桿,“全壓扁了”,到最后熟能生巧,能在坦克高速行駛的狀態下輕松掛擋,馬和帕麗的駕駛技術日益精進。兩個月后,她以滿分成績完成了限制路駕駛課目,并通過駕駛員考試成為全師第一個女坦克車駕駛員。

            無論是訓練還是工作,她總是身體力行。板報評比,她帶著連隊文化骨干點燈燃油,做出了全團唯一一塊立體板報。營里組織極限體能比武,她腰上掛著兩個輪胎飛奔。去年年底休假,她主抓軍事訓練,在年終考核中連隊所有課目全部達到優秀。

            訓練場下,她是知心馬大姐

            馬和帕麗連里的官兵們有時候叫她“導兒”,但很多時候他們都叫她“馬大姐”。“作為女指導員,我還要懂那么一群真性情的鐵哥們需要什么。”馬和帕麗說道。

            連隊俱樂部配置了互聯網教學系統,馬和帕麗喜歡把自己從網上收集來的精品文章投到大屏幕上與官兵分享,一些網絡熱詞迅速被官兵們拿來采用。休假離開部隊時,她會細心地給官兵們留些“家庭作業”,有時是看一部自己推薦的電影,有時是利用休息時間外出上街做一件好事。

            作為女指導員,查鋪是連隊主官每天夜里的例行工作。馬和帕麗對走進男兵宿舍沒什么顧忌。五連戰士田生云回憶說,在馬和帕麗查寢時他還沒有完全入睡,他清楚地記得她至少給自己蓋過兩次被子。

            下士王英杰生病住院,馬和帕麗每天打電話問候病情,連吃藥睡覺都要小心叮囑。“感覺指導員無時無刻不在身邊。”王英杰說。

            連里誰和誰鬧情緒了,誰有家長里短的煩心事,馬和帕麗總是第一時間了如指掌。官兵們詫異,指導員難道有讀心術。她開玩笑說:“或許是女人的第六感發揮了作用。”

            上等兵董春澤是團里樂隊的主唱,第一次在全團官兵面前演出時,為了給他捧場打氣,馬和帕麗拉著幾個戰友搶到最靠近舞臺的位置,舉著熒光棒手舞足蹈地尖叫吶喊。“她像極了我的小迷妹。”那一刻董春澤突然覺得,指導員身上有一種特別的味道,不是香水味,也不是女人味,而是真誠。

            2018年10月,馬和帕麗被評選為師里的“鐵騎先鋒”。當精心裝扮的馬和帕麗走上頒獎晚會的舞臺,視頻直播的另一頭,正襟危坐的官兵們突然變得喧鬧起來,原來官兵們看慣了她素顏的樣子,對化了妝的她有些不適應,這是指導員的新樣子。馬和帕麗在部隊里從未化過妝,“而且部隊這個集體也不需要。”官兵們也喜歡率真自然的馬和帕麗。

            訓練場下的馬和帕麗就是這樣一位關愛戰士們的馬大姐。離開軍營,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她認真準備議題,傳遞基層聲音。

            迷彩是她最愛的華服

            2018年3月,經過各級軍人代表大會選舉,馬和帕麗光榮當選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無論是表彰獎勵,還是懷疑觀望的目光,馬和帕麗都只是埋頭苦干,從來不予置評。

            今年春節后不久,馬和帕麗在為兩會準備議題時,想到了自己——她是師里第一個提干的女兵,是全師第一個會開坦克車的女駕駛員,是全團第一個參加野外駐訓的女軍人。

            她認為,坦克駕駛其實并不難,只要肯吃苦,每一名女兵都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駕駛員。她希望通過自己和后來人的努力,有一天,“女兵開坦克可以不再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當夢想的大樹扎根現實,唯有堅持方可枝繁葉茂,迷彩是她最愛的華服,挫折是她無悔的勛章。

            在人生最燦爛的年華里,馬和帕麗把青春和時光獻給了軍旅生活。這就是馬和帕麗,坦克連里一朵堅強圣潔、受人尊敬的女人花。

             

            教育大家談
            熱點關注
            相關鏈接: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